買下阿拉斯加一座島,為盒馬專供帝王蟹

時間:2017-11-27 22:44:00來源:超值吧淘寶優惠券  閱讀:(134)收藏復制地址
轉載:

在盒馬鮮生位于上海長寧路的總部會議室里,一塊碩大的白板上,畫著一個密密麻麻的線路圖。幾個小時前,一場關于如何運輸阿拉斯加帝王蟹的討論在這里進行,參與方是盒馬鮮生代表、上海東方航空公司代表,以及帝王蟹的供應商——阿拉斯加Adak島的島主JasonOgilvie。帝王蟹是一種生活在寒

在盒馬鮮生位于上海長寧路的總部會議室里,一塊碩大的白板上,畫著一個密密麻麻的線路圖。幾個小時前,一場關于如何運輸阿拉斯加帝王蟹的討論在這里進行,參與方是盒馬鮮生代表、上海東方航空公司代表,以及帝王蟹的供應商——阿拉斯加Adak島的島主Jason Ogilvie。

帝王蟹是一種生活在寒冷海域的巨型甲殼類生物,素有“蟹中之王”的美稱。帝王蟹一般體寬約25厘米,腿部長約1米,美國帝王蟹重量一般為3-7斤。

今年9月,盒馬鮮生10店同開。Jason專門從阿拉斯加空運了1萬只鮮活帝王蟹過來。普通帝王蟹生活在500米深的水域里,而這些來自阿拉斯加的帝王蟹則生活在沒有污染的1000米深的水域里,肉質更加鮮美、純凈。

因為帝王蟹對水溫、水壓等要求頗高,容易在運輸過程中死亡,通常在非產地吃到的帝王蟹肉,都是打撈上來之后,經過冰凍處理的。Jason千里迢迢運來中國的活帝王蟹,可以說是創下了這個行業里的一項紀錄。此外,通過直接采購模式,這些在盒馬進行販賣的鮮活帝王蟹,價格要比市場上低20%-30%,而盒馬鮮生是Jason在中國唯一的合作伙伴。

即使本來價格就低于市場價,又有打折活動,鮮活阿拉斯加帝王蟹的“身價”依然高達500多元人民幣一只。然而,這完全無法阻擋吃貨們的熱情,帝王蟹們遭到了瘋搶。

盒馬鮮生采購高級經理津藝表示,販賣活帝王蟹確實是這個行業里很少有人做過的事情,盒馬作為“吃螃蟹者”,也面臨著諸多的挑戰。但是,盒馬一直致力于為消費者提供更加新鮮、獨特的食材,因此也愿意去進行更多前所未有的嘗試。

如今,盒馬、東航和Jason三方正在洽談,看看是否能為這些帝王蟹開辟一條從阿拉斯加Adak島到上海的直飛航路,從而把原先的25個小時運輸時間降低到8小時。“運輸時間降低之后,帝王蟹的存活率就會提高,就有更多中國吃貨可以一飽口福了!”Jason 說。

曾被人用槍指著腦袋談生意,30歲就實現財務自由

在沒有聽到他的故事之前,很難想象眼前這位中等身材、有著一張親和面孔的加拿大人,曾被俄羅斯人用槍頂著腦袋談生意。

Jason的父親和祖父都是從事海鮮生意的,Jason從小就在父親和祖父的公司里工作。19歲那年,因為覺得加拿大的海鮮捕撈競爭太激烈,利潤空間已經不大。頗有冒險精神的Jason決定去俄羅斯闖一闖。

他先是在俄羅斯一個沿海城市開辦了自己的海鮮捕撈工廠。“當時,我的父親并不同意讓我去冒險,也不給我錢,所以開工廠的錢,都是我從那些私人基金借過來的。”Jason 在接受《天下網商》專訪時說。其實所謂私人基金,很可能就是高利貸。

憑借自己對海鮮捕撈行業多年來的經驗,和令人信賴的處世風格,很快,Jason的工廠業績有了起色。

異國他鄉的生意顯然不會一帆風順。因為Jason的工廠在一個俄羅斯大佬的地盤上,Jason不得不去和他談判利潤分成的問題。至今回憶起那段經歷,Jason依然覺得有些心驚肉跳——當時,那位大佬派直升飛機來接他,談判的時候,大佬坐在一張碩大的談判桌的那一頭,身邊帶著兩個保鏢。當話題涉及到具體金額的時候,大佬用Jason聽不懂的俄語打了個電話,隨后,兩位帶著AK47沖鋒槍的彪形大漢出現了。他們一左一右站在Jason旁邊,用槍指著他的腦袋。而俄羅斯大佬則用口音濃重的英語對他說,“好,現在讓我們談價格吧!”

最后Jason賺的錢,大部分都落入了俄羅斯大佬的口袋。不過,即使如此,在少有人涉足的俄羅斯,Jason還是賺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30歲的時候,Jason賣掉了工廠,實現了財務自由。隨后,他休息了一陣,但很快厭倦了無所事事的日子,又開始從事海鮮半成品加工生意,并在10年間做得風生水起。40歲的時候,Jason又厭倦了海鮮半成品加工生意,于是賣掉工廠,再一次享受度假生活。

兩年后,Jason意外在地圖上發現了一個海島,而那個島周圍的海域,很可能有著豐富的漁業資源。這一意外發現讓他按捺不住,有些躍躍欲試。40歲賣掉第二個公司的時候,他以為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再和海鮮生意打交道了,沒想到,僅僅過了兩年,就又重操舊業,可謂“世事弄人”。

買下海島,專為中國吃貨運送帝王蟹

這個名為Adak的小島位于阿拉斯加南部,面積約為711平方千米。由于強風的關系,島上經常陰云密布,氣候寒冷。美國海軍曾把這里作為軍事基地,當美國海軍撤離之后,這里僅僅剩下了100多位印第安土著居民。

在對海島以及周圍的漁業資源進行了考察之后,Jason覺得那里的漁業資源非常好。“就是20年都撈不完的那種!因為太偏了,所以以前一直都無人涉足!”Jason為自己的發現而感到狂喜。

尤其令他高興的是,這里的帝王蟹生長在1000米的深海處。通常,帝王蟹生長在500米的深海處,因此這里的帝王蟹更大,看上去長得更好。Jason說,當時和一些朋友深潛下去,看到這些帝王蟹在海里張牙舞爪的樣子,突然又有了多年前那種想要冒險的沖動。

于是,Jason 開始和當地的印第安人洽談收購這個島嶼的事宜。其實,Jason完全可以僅僅是租用這個島嶼,但作為一個商人,Jason希望自己的貨源是穩定的。“如果僅僅是租用,就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你的生意越來越好,然后對方就開始要求增加租金,甚至收回租用的權利。”Jason說,這樣的事情雖然沒有在自己的身上發生過,但曾經在他朋友身上發生過,這也讓他分外警覺。

買下島嶼之后,Jason發現,這里的捕撈量實在是太大,因此他希望能成為更多商家的供應商。這時,中國進入了他的視野。曾經,Jason在從事海鮮半成品生意的時候,會把海鮮大量運往中國進行加工。有趣的是,這幾年,隨著中國經濟的不斷發展,曾經為Jason代加工的中國公司,轉而希望從他手上買海鮮。在不斷挖掘中國商機的過程中,Jason接觸到了盒馬。

未來,帝王蟹或將8小時空降中國

盒馬鮮生采購高級經理津藝表示,盒馬一直致力于為消費者提供更加新鮮、獨特的食材,因而對Jason手上的帝王蟹頗感興趣。

盒馬有一個全球采購系統。通常來說,盒馬會以國家和季節兩個維度來選品,在全球的生產商中貨比三家進行挑選。比如,現在即將進入中國的冬季,中國本土很多水果下架了,于是南半球的的車厘子等就會進入盒馬的采購視野。

不過,和車厘子等水果相比,鮮活帝王蟹對運輸的要求顯然更高。正因為對水溫、水壓等有近乎苛刻的要求,帝王蟹非常容易在運輸過程中死亡,這也是市場上很少見鮮活帝王蟹的原因。對Jason來說,將帝王蟹運輸到中國的25個小時,也是一場“生死時速”。

“在Adak島上打撈上帝王蟹之后,我們要先把它們運到阿拉斯加市中心的機場,然后再從那個市中心的機場,空運到上海浦東。”Jason 告訴《天下網商》記者,而兩次運輸過程之間,還要進行一系列的處理,讓習慣了低溫的帝王蟹可以處在一種類似冬眠的狀態中。

今年9月28日,盒馬10店同開的盛典上,Jason空運了一萬只帝王蟹過來,但是因為時間過長,還是有小部分死在了運輸過程中。這令盒馬和Jason都感到傷心不已。

事實上,Adak島位于上海和阿拉斯加市中心之間,如果有直飛的航班,就可以讓整個空運過程的時間下降到8小時左右,是否有這樣的可能性?Jason說,自己試著去找了一些美國方面的航空公司,但是對方都表示愛莫能助,最后,盒馬方面幫他找到了上海東方航空公司。

Jason 表示,之所以愿意和盒馬簽下排他性的供貨協議,是因為自己也是個吃貨,而盒馬門店里的各種食材,各種不同烹飪方法,讓他流連忘返。此外,盒馬線上線下打通,30分鐘送貨到家的做法,也讓他大開眼界。他覺得,這應該是生鮮食品超市的未來。“Adak島上人煙稀少,我們沒什么吃的,就算海鮮資源豐富,也只有烤、煮這幾種簡單的方法。”Jason說。因此,來到盒馬店里的他,簡直樂開了花,就在采訪期間,他還不忘吩咐自己的兒子去盒馬店里買點酒和巧克力上來吃。

Jason的兒子Stan今年16歲,已經開始在Jason的島上幫忙,做一些海鮮處理、加工的工作。此外,他也跟著父親滿世界跑,談生意。Stan說,自己一直覺得海鮮事業很有意思,尤其是其中涉及到生意的部分。而他也親眼目睹了父親的生意為Adak帶來的變化:島上居民目前已經增加到了近300人,其中有許多是為父親的公司工作的。而因為有了人氣,島上也開始慢慢出現了便利店等場所。

相比正規大學,Stan更希望能上“爸爸大學”,跟著父親學習做生意。對此,Jason坦白地表示,“爸爸大學”可比正規大學要嚴厲多了:“在這里,你可能沒有假期,而且還可能要跟著爸爸出海——你知道,打撈帝王蟹是世界上最危險的職業之一!”

加拿大男孩并沒有被嚇住:“沒問題!我是你的兒子,做生意的意愿和冒險精神,也一樣流淌在我的血液里。”

文/ 倪軼容

標簽:

淘寶優惠券

掃描二維碼打開

周一至周六

9:00-22:00                  

超值吧淘寶優惠券  粵ICP備16089760號  Copyright © 2016 - 2017 http://www.jjcgwa.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时时彩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