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學霸竟是為了中國三千萬農村孩子擺攤

時間:2017-11-29 22:22:38來源:超值吧淘寶優惠券  閱讀:(85)收藏復制地址
轉載:

在北京“時尚心臟”三里屯,見到外國人的概率非常高,但是,擺地攤的外國人,卻不常見。SamWaldo就是這樣一位在三里屯擺地攤的美國人。他的攤位上擺放著各種造型時尚的墨鏡,以及他和中國貧困地區孩子們的合影。Sam并不是個外向的人,所以他總是羞于大聲叫賣,事實上,擺地攤這件事本身,就

在北京“時尚心臟”三里屯,見到外國人的概率非常高,但是,擺地攤的外國人,卻不常見。

Sam Waldo 就是這樣一位在三里屯擺地攤的美國人。他的攤位上擺放著各種造型時尚的墨鏡,以及他和中國貧困地區孩子們的合影。Sam并不是個外向的人,所以他總是羞于大聲叫賣,事實上,擺地攤這件事本身,就是他克服了很大的心理障礙才做的。但是,好奇的人們總會被金發碧眼的他所吸引,圍到他身邊來問東問西。這時的他,則會打開話匣子,和人們聊起這些年來自己在中國的生意和生活——不過,和其他擺地攤的人一樣,他也要小心翼翼地留心城管的“突襲”。

Sam在擺地攤

Sam販賣的墨鏡,是他自己的品牌——Mantra旗下的產品。而親自擺地攤亦絕非“炒作”。事實是,這個由Sam和另一位美國小哥Andrew Shirman聯合創立的品牌是個公益潮牌,實行“買一捐一”模式,利潤除了維持品牌本身的開支,基本上都用在了在云南的公益事業上。“所以,我們確實沒有錢去開昂貴的實體店。”Sam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如今,Sam和自己的公益組織已經無償為超過20萬多名云南的貧困學生進行了視力檢查,并為他們配制了好2萬多副近視眼鏡。

擺地攤不是Sam采用的唯一的省錢方式。為了砍掉中間商,他直接去尋找生產廠家,最終在阿里巴巴上找到了合適的工廠。Sam表示,自己既沒有生產的經驗,也沒有做品牌的經驗,在這個過程中,最怕的就是被“坑”。所幸,有阿里巴巴這樣的電商平臺,能讓自己獲得相對透明的信息。

哥倫比亞大學高材生的支教情節

Sam的父親是一位石油地質科學家,母親是一位作家。因為父母工作的緣故,Sam小時候在荷蘭、英國、科威特等國家都居住過。

2006年至2007年期間,因為奧運會即將在北京舉辦,學中文突然成了美國的“時尚潮流”。當時正在哥倫比亞大學就讀的Sam回憶,那時中文課在哥大“爆滿”,而自己學的就是東亞研究和經濟學,本來就對中國有一定了解,因此對中國更加好奇。

2010年大學畢業后,Sam參與了美麗中國(Teach For China)公益支教項目,來到了中國云南。“大部分外國人來中國,首選的或許是北京、上海這種大城市,但對于我來說,中國的偏遠地區、農村卻更有吸引力。”

Sam來到了云南省臨滄市云縣涌寶鎮,在這里做一名英語老師,一呆就是兩年。“可能是因為我比較年輕,不像其他老師那樣會給孩子們立規矩,所以這里的孩子們都不怕我!”回憶起這兩年的生活,Sam覺得孩子們更把他當個哥哥。他至今還記得那個鎮上的水庫,以及給孩子們上課的情景。

在和辦公室其他老師的聊天中,Sam了解到,近視成了困擾孩子們的一個大問題。他發現,確實有坐在后排的孩子,因為看不清,不得不走到教室前面來抄板書。這些近視的孩子父母都外出打工了,作為留守兒童,他們沒有條件去配眼鏡。隨后,Sam了解到,如果近視問題沒法解決,這些孩子在成年之后的職業選擇將受到限制,在同等情況下,收入會比同齡人少大約20%。

能不能想個辦法,為孩子們提供免費的眼鏡?支教結束之后,Andrew成立了公益組織“點亮眼睛”,Sam也加入,成了早期的項目運營官,開始為孩子們進行免費的視力檢查,并為他們免費配鏡。

“在中國,一切都不容易,但一切皆有可能”

很快,Sam 就意識到,僅僅依靠捐贈,公益事業很難做得長久。這和他一次不愉快的經歷有關。當時,有一家新加坡的公司表示愿意捐助他們的公益項目,但是要求Sam團隊為公司錄制一個宣傳片。然而,當宣傳片被錄制成功之后,對方卻表示,由于某種原因,不愿再捐助“點亮眼睛”項目。“但是,他們卻在各種場合播放著我們為他們錄制的宣傳片!”Sam很氣憤卻又無可奈何。

在美國,“社會企業”的概念很流行,即用經營企業的模式來經營公益事業,這樣公益事業就能變得更獨立,不用再依附于捐贈。是否也能在中國成立這樣一個社會企業?創建一個眼鏡品牌的想法開始在Sam的心頭萌芽。

此前,Sam在中國生活、工作,并沒有覺得太艱難,但自2016年踏上品牌創建之路后,他卻嘗到了未曾有過的艱辛。僅僅是注冊公司這個流程,Sam就跑了很久,而尋找供應商的過程,更是讓他頭疼不已。

Sam的工作照

Sam和合伙人幾乎找遍了身邊所有認識的人,向他們打聽哪里有靠譜的工廠。但最后,他們找到的都是中間商。“繞了一大圈,結果要么工廠做出來的產品不符合我們的預期,要么最后的價格遠超我們的預算。”

正當所有人都覺得這事兒可能折戟的時候,Sam想到了阿里巴巴。“生活在中國,即使外國人也不可能不知道阿里巴巴。”Sam說。他開始在阿里巴巴內貿平臺1688上尋找,最后找到了一家位于深圳的工廠,在預算和品質上基本都能符合要求,這令他興奮不已。如今,一共有兩家工廠為Mantra生產眼鏡。

在Sam看來,在中國做生意,最怕的就是被“坑”。過去找的中間商,說不上是欺騙他,但過高的報價,或者不按照約定交貨,都給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擾。相反,阿里巴巴上能提供透明的信息,讓他直接對接工廠,省去了不少麻煩。在那之后,Sam把自己微信朋友圈的簽名改成了“在中國,一切都不容易,但一切皆有可能”。

隨后Sam要面對的還有品牌塑造等一系列的問題。但經歷過找工廠這一“劫”,他不再把這件事想得很困難。Mantra的目標人群為都市白領,他們通常愛時尚,也熱衷公益,但因為工作繁忙,卻常常沒時間參加公益。于是,團隊為品牌設計了“越愛臭美,就越愛這個世界”的slogan,把時尚和公益兩個元素結合了起來。每當消費者買到Mantra的墨鏡,就會在里面看到一個二維碼,掃一掃二維碼,就可以看到捐贈的眼鏡會去往云南什么地方。在Sam看來,其實有公益心的人不少,而他們所渴望的,其實就是這樣一種信息透明的參與感。未來,他希望利用AR等高科技,讓消費者不用出門,就可以參與到云南訪校的行程中去。

除了擺地攤,品牌也以合作的方式入駐了一些線下的時尚買手店。沒想到,今年潘石屹也走進了北京的一家店,試戴了Mantra的眼鏡。當Sam提出要送一副給潘石屹的時候,潘石屹拒絕了,堅持要自己買一副。潘石屹說,之前了解過Mantra這個品牌,這次來就是要身體力行自己購買,以此來實踐“買一捐一”的理念。這令Sam激動不已。

Sam和潘石屹

今年,Mantra還在天貓上開了店。“感覺開天貓店,對品牌來說是個很好的背書。”Sam表示,一說自己的品牌在天貓有店,似乎人們就更愿意合作。

Mantra眼鏡天貓旗艦店

捐眼鏡僅僅是個開始

Sam的公益,并不止于為孩子們捐眼鏡。此前,他在回訪的時候了解到,因為學校所在的偏遠地區戴眼鏡的人較少,很多孩子因為不習慣,或者怕別人嘲笑,而放棄了戴眼鏡。為此,“點亮眼睛”專門啟動了“護眼大使”行動,讓當地的老師成為志愿者,為孩子們講解保護視力的基本知識,教他們眼鏡的基本護理方法,還教他們簡易的眼保健操。甚至,為了讓孩子們不覺得戴眼鏡“丑,而且奇怪”,Sam還開玩笑,建議學校沒有視力問題的校長也戴一副平光眼鏡。

Sam和孩子們

在Sam看來,其實貧困地區孩子們面對著諸多問題,比如家庭的破裂、心理的問題等等,而近視,僅僅是疊加其上的另一個問題。但是有時候,從這個容易被解決的問題入手,卻可以給孩子一些信心和勇氣。

張瑩瑩(化名)是云南芒市一位12歲的小學生,爸爸去世后,改嫁的母親把她留給阿姨照顧。得了近視眼的她一直無法佩戴眼鏡,需要瞇著眼睛看黑板,有時被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也答不上,漸漸地,她變得沉默寡言。不過,自從戴上了Sam團隊捐贈的眼鏡,她慢慢又有了之前活潑的樣子,清晰的世界給了她更多的自信。她說,之后想當醫生,或者老師。而如今她最喜歡的,就是坐在窗邊看外面。

這僅僅是Sam幫助過的一個孩子,這些年來,他聽說過太多類似的故事。“中國農村有2.2億學生,其中有超過3000萬的孩子存在視力問題。”Sam希望,至少能從這個問題入手,或多或少地去重塑這些孩子未來的人生。

文/倪軼容

標簽:
更多>>

淘寶優惠券

掃描二維碼打開

周一至周六

9:00-22:00                  

超值吧淘寶優惠券  粵ICP備16089760號  Copyright © 2016 - 2017 http://www.jjcgwa.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时时彩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