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版阿甘,在阿里呆一周后做出瘋狂決定

時間:2017-12-02 10:55:26來源:超值吧淘寶優惠券  閱讀:(92)收藏復制地址
轉載:

薩繆爾·吉丘魯站在樓道口等電梯。叮咚一聲響后,身著西裝、系著藍色領帶的馬云出現在他面前:“你好啊薩繆爾,很高興見到你,我可是聽說了很多關于你的事跡了。”“老天爺,那簡直是我人生中最尷尬的時刻,”薩繆爾至今回憶起來都忍不住大笑,“我知道他要來,但不知道他來得那么準時。那時候我準備好

薩繆爾·吉丘魯站在樓道口等電梯。叮咚一聲響后,身著西裝、系著藍色領帶的馬云出現在他面前:“你好啊薩繆爾,很高興見到你,我可是聽說了很多關于你的事跡了。”

“老天爺,那簡直是我人生中最尷尬的時刻,”薩繆爾至今回憶起來都忍不住大笑,“我知道他要來,但不知道他來得那么準時。那時候我準備好的詞兒全忘了,完全想不出來該回什么,難道說‘嗨,杰克,我也久仰你的大名’嗎?”

薩繆爾是肯尼亞最大的創業孵化器Nailab的創始人。今年7月19日,馬云作為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青年創業和小企業特別顧問到訪肯尼亞。他的出現給納里亞布帶來了一個大驚喜——除了孵化器的管理團隊之外,駐扎在這里的創業者們都不知情。那天,馬云與Nailab的年輕人們坐在一起對談,周邊的創業公司人員聞訊也前來旁聽,十分鐘后就把整個會議室堵得水泄不通。

薩繆爾向馬云贈送非洲小象的領養權

交流結束后,薩繆爾把一頭非洲小象的領養權送給了馬云。他對馬云說,今天非洲的小企業和創業者就像剛剛出生的小象,希望馬云帶來的互聯網思想能夠幫助他們成長,終有一天,他們會成長為大象。

四個月后,薩繆爾才知道小象的預言正在一語成讖。那一天也成了他人生轉折點的伏筆。

電商才是非洲的未來

11月,阿里巴巴集團B200計劃與聯合國貿易與發展會議聯合發起的“互聯網創業者計劃”首期培訓班啟動,來自非洲7個國家的24位創業者從700多個申請者中脫穎而出,他們在阿里巴巴杭州總部參加了為期兩周的游學課程。當過“紅娘”的薩繆爾也受邀跟隨這個創業者團來到中國。

參觀游學的行程被安排得滿滿當當,加上杭州初冬連綿的陰雨,這群常年生活在溫熱地帶的人們難免感到不適應。作為其中最年長的一位,70后的薩繆爾卻總覺得自己“雖然從來沒像現在這樣把體能提到極限,但還有精力花不完”,無論睡前多么疲勞,次日清晨一定能滿血復活。在密集的高管和核心業務人員授課、支付寶和菜鳥工作地參觀、商家交流、城鄉實地探訪中,每當薩繆爾覺得眼前的東西已經夠讓他印象深刻時,總有更具沖擊力的新鮮內容接踵而至。

聽白牛村電商服務中心工作人員講解山核桃帶給這里的機遇

11月15日,參觀完阿里巴巴商學院及其中的大學生創業孵化器后,薩繆爾迅速做了一個決定:Nailab孵化器不做了。

阿里巴巴商學院提供的課程緊隨業界步調、具有前瞻性,且授予學生的職業技能實踐性極強,同時,學生在商學院有充分的機會學以致用,自己開公司做電商、物流等領域的創業。這種教育理念也貫穿了浙江本地的職業教育院校、依托于阿里巴巴生態成長起來的進出口貿易公司、第三方代運營商、菜鳥網絡產業園區等機構的人才培養策略,幾乎家家都會定期為員工或學生提供培訓,使得最新、最實在的經驗和方法可以迅速投入到他們未來的工作之中。

“馬云到訪內羅畢是上天賜予的禮物。”薩繆爾說,他原本以為在內羅畢和馬云交流已經足夠驚喜,而直到親自來到中國才“真正被震撼了”。“我看到了他的工作是什么樣的,看到阿里巴巴商學院培養出來的大學生都如此優秀——當時在Nailab和他對談時,有人說‘我們交易量還挺好’‘我們融了兩百多萬美元’,而阿里巴巴商學院的學生已經有1000萬美元的營收了,這還不是籌措來的錢,是實打實掙來的錢。”

薩繆爾決定改做電子商務培訓中心,理由是作為幫助創業公司成長的機構,孵化器效率不夠高。而電商門檻低、好上手,便于中小企業快速切入。非洲年輕人創業,融資是個“老大難”問題。當地有一些歐洲或美國的風險投資,但通常出手謹慎,投資興趣也不在中早期項目,而中國做電商創業的學生揭示了只要找準目標市場、賣對東西,甚至不需要天使投資,自然就能賺到第一個十萬元或百萬元,而同等數額的資金在內羅畢只有最好的創業者才有機會得到。同時,許多以億甚至十億衡量營收的成功故事證明了電商中小企業規模化的可能。因此,他認為電商是非洲的未來所在。

這個決定不出意外地遭到了反對,薩繆爾和團隊的越洋電話會議一直打到凌晨兩點,最終,他以辭任CEO為代價終結了這通電話。有的創業伙伴覺得他瘋了,搞不清楚他究竟想干什么,唯一達成的共識是:“未來不是我們看到的那些過去”。

讓有夢的年輕人改變國家

2010年,在肯尼亞連續創業幾次的薩繆爾打算到美國舊金山去闖蕩。他在那里一個人都不認識,誤打誤撞地走進了孵化器公司Y Combinator,這里曾是Dropbox和Airbnb的搖籃。更巧的是,薩繆爾在大廳遇到了Y Combinator的創始人、大名鼎鼎的保羅·格雷厄姆,在和格雷厄姆聊了一小時后,他突然感到自己這趟美國之行的目的錯了。

薩繆爾邊收拾東西準備去機場,邊給母親打電話。這是他18歲以后頭一回覺得需要跟母親交代一下自己想做什么。

“媽媽,我覺得我在舊金山呆得不好。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我需要回家。”

母親似乎預感到了他要做點什么冒險的事。

“柳暗花明只會發生在那些你沒做過的事情上,薩姆,而不是那些你做過的、你熟悉的事情上。只要想明白了,就去做吧。”

然后,薩繆爾回到內羅畢創立了Nailab。

馬云訪問Nailab

經過幾年的打拼,Nailab成為肯尼亞最知名的孵化器之一,這也是它當初吸引馬云到訪的理由。放棄自己一手創立的明星孵化器,薩繆爾不是不心疼,也不是不知道這個主意有多魯莽。他坦言自己現在已經快40歲,身后有妻子和3個孩子,試錯成本沒有年輕時候那么低了。但他仍一意孤行:“我現在做這件事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很多人。我的愿景是不斷地投資年輕人,通過年輕人來改變我們的國家和大洲”。

他說,即便用最功利的說法來解釋,這個愿景也勢在必行,至少他希望自己的孩子未來能有一個更安全的環境,不會因為有玩具自行車騎就被同齡的小孩扔石頭。“我一直夢想著肯尼亞成為一個更開放的國度,年輕人拋卻戾氣,充滿希望,社區之間的圍墻都被推倒,變成連通人們的橋梁。”

現在,阿里巴巴商學院給了薩繆爾幫助更多人圓夢的靈感。在肯尼亞,應屆大學生求職難、賺錢難,許多前來Nailab尋求幫助的大學生在職業技能和職業規劃上完全沒有做好準備。薩繆爾認為,傳統的商科課程大多是基于傳統行業的需要而設計的,并不適合新經濟。阿里巴巴商學院的思路截然不同。按照他的理解,創業公司最需要了解的知識應該是你要賣什么、怎么賣、賣給誰、賣到什么地方去、現貨有多少、庫存怎么周轉、店鋪怎么抓流量,然后用研究和數據分析來找出解決方案。

沒人做過電商培訓中心,老師從哪里來?薩繆爾樂觀地表示,今天的創業者就可以成為明天的師資。以“互聯網創業者計劃”的成員為例,他們將在中國學到的知識投入到實踐中后,只要產生成效,都可以成為最好的培訓案例與受訓者分享,即便是摔跤得來的教訓也同樣有意義。

這已經不是薩繆爾第一次做瘋狂的事情。2016年3月,一個叫塞弗林的肯尼亞女孩在Facebook上火了,原因是她把自己的照片用Photoshop加進了各種從網上搜來的中國風景名勝照片里,包括天壇、長城和黃山等,假想自己去中國旅行了。

那些照片招來了無數嘲諷。薩繆爾偶然翻手機時看到了新聞,決定幫這個女孩兒圓夢。他聯系使館詢問是否能提供護照,求在中國的朋友想辦法給這個姑娘借宿幾天,又從幾個富有的朋友處軟磨硬泡,給塞弗林眾籌了一筆去中國旅游的資金。這個計劃影響迅速擴大,嘲諷者的聲音漸漸低下去,眾籌的金額越來越高。在薩繆爾的幫助下,塞弗林終于實現了她向往的中國之行。

“你知道我為什么要幫她嗎?因為她就是20年前的我。”

20年前,薩繆爾每天清理污水管道,把里面的穢物用小車運出來倒到卡車上,日復一日,身上帶了一股揮之不去的惡臭。這是19歲的他唯一能夠找到的工作,只有這樣拼命打工才能掙夠上大學的學費。

Nailab孵化器管理團隊,左上為薩繆爾

薩繆爾出身在一個生活清苦的肯尼亞家庭。兒時不理解什么叫貧窮,唯一清晰的認知是醒著餓、躺在床上也餓。他還記得,小的時候身體弱,肺部經常感染,給他做治療的那位醫生格外善良和耐心,“對所有人都一樣好”,因此,薩繆爾童年的夢想一直是“當個對所有人都很好的醫生”。而后來夢想沒能實現。因為打工只掙夠了大學第一年的費用,第二年,薩繆爾輟學了。

“很多嘲笑塞弗林的人可能一輩子都沒走出過自己生活的村子、甚至沒有護照,可是為什么嘲笑她呢?因為她看起來不夠酷,英語講得很蹩腳,還是因為嘲笑別人能給自己一點自我安慰?”薩繆爾說,他理解人深陷于絕望和無助時的心態和糾結,以至于在出去洗車時,經常覺得恍如隔世,因為他一度以為自己的未來就是成為一個洗車工。

輟學之后,薩繆爾做過電話銷售,創立過電子設備公司,從許多個外人看起來荒謬的白日夢里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而我們每個人心里的那個愿景,就是個PS過的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不是嗎?我這么做是想告訴人們,你可以做夢,夢是會成真的。”

文/ 天下網商記者 張晨

標簽:

淘寶優惠券

掃描二維碼打開

周一至周六

9:00-22:00                  

超值吧淘寶優惠券  粵ICP備16089760號  Copyright © 2016 - 2017 http://www.jjcgwa.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时时彩介绍